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

<output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output>
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

<pre id="xhzxl"></pre>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listing id="xhzxl"></listing></delect></p>
<p id="xhzxl"><menuitem id="xhzxl"></menuitem></p>
<p id="xhzxl"></p>
<pre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menuitem id="xhzxl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<pre id="xhzxl"></pre>

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>

<p id="xhzxl"></p>
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>
<output id="xhzxl"><menuitem id="xhzxl"><address id="xhzxl"></address></menuitem></output>

<output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output>
<output id="xhzxl"><menuitem id="xhzxl"><address id="xhzxl"></address></menuitem></output>

<p id="xhzxl"></p>

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>

<pre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xhzxl"></p>

<pre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output></p><pre id="xhzxl">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></pre>
<address id="xhzxl"><p id="xhzxl"></p></address>

<pre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re>
<pre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xhzxl"></p>
加載中…
個人資料
風中的樹
風中的樹
  • 博客等級:
  • 博客積分:0
  • 博客訪問:2,660,700
  • 關注人氣:4,062
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• 榮譽徽章:
正文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
世情歡樂,轉瞬都成過去

(2022-03-25 00:29:05)
標簽:

樸素光陰里

分類: 似水流年
    看到朋友寫她參加一場追思會,突然想起我也曾參加過朋友的追悼會,一時間情緒波動,竟不能眠。
    煮水泡茶,十三年的易武,不會起燥,只會安神。我是越來越喜歡借助外物,來穩定自己的情緒,或者說散發、紓解不安。
    下午對著電腦辦公,頭痛欲裂,腳趾發癢,就想跑到商業區喝杯手沖咖啡,或者來一杯微冰的啤酒。做好材料,拿起車鑰匙就沖下樓,發動半個月未開的車子直奔最近的商超,上了樓才發現我喜歡的咖啡館還沒有開業,也不知道還能不能開,說不定就歇業了。有多少小店,會因為這種停業狀態,到最后就失了斗志,沒了經濟支撐,到最后只能放棄?不敢想,這三年,不,不止三年,其實早在淘寶興起時,實體店的末路就開始顯現,偏偏有人不信斜,總以為傳統企業還會有一片天。
    不肯空手歸,轉進超市買了點青菜,又拎了一袋高筋粉,準備做餃子,或者面包,物價果然是一漲再漲,五斤面粉46元,差不多要十元錢一斤,還只是中糧集團出品,像我這種一個月用不上五斤面粉的,一個月吃不上三斤米的,才能從容活下去吧,收入銳減,卻什么都在漲,就連腰圍都在漲,好在我的胃口越來越小,需求也越來越少。安心??梢缘ǖ厣?。欲望銳減,幸福指數才能升高。
    歸家收拾好冰箱,一看快六點了,不想吃東西,明明冰箱里一堆的食物,卻什么也不想吃。亂翻書,木心的文字總覺得華麗,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炫耀,偏偏你不覺得難受,反而覺得他就應該這樣,才子,出生書香門第,從小不缺錢,不缺愛,就該有種指點江山文字的氣魄,偏偏他的中年過得凄愴,讓人想到人世間的平衡,你這一生,所得所失,都差不多。
    木心年少時得到一只天青名窯的碗,不是拿來擺設,而是真正用來吃飯的,他很喜歡,天天要用,吃干凈了,擺好,下一餐又用,可是不小心跌落到河里,她媽媽輕嘆,好在沒有打碎,說不定以后有誰撿起來可以再用。萬一打碎了,那才可惜。又說一句,以后不小心丟掉的東西多著吶。果真,長大后的他,時時被迫丟掉喜愛的東西,不管是人,還是物,全部都依依不舍,卻沒有回頭的路。世情歡樂,轉瞬都成過去。好在,還能健康地活下來,還能回到故地老去。
    當年我還年輕,剛剛享受到生活的甜美多汁,就聽聞一位尊敬的前輩離世的消息,所有聽聞消息的人都震驚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那么善良的一個人,那么博學的一個人,那么上進的一個人,一個我們眼里的模范,學習的榜樣,尊敬的師長,就這樣年紀輕輕猝然離世,短暫的平靜后,我們都哭了。當然要去參加他的追悼會,單位組織了幾輛大巴車,主動報名,誰想去就在指定時間指定地點上車,我們都以為去的人不會太多,人死如燈滅,只有自己是重情重義的一個,他人多數都是世儈又薄情的。誰能想到,四臺大巴居然不夠坐,不少人干脆開著自己的車沖了去,就在那一刻,我突然對自己的單位,同事起了尊重心與隆重的愛戴,此生此事,與你們同行,我覺得,圓滿。
    那是我第一次參加追悼會,完全不能開口,除了掉淚,就是抹淚。身邊的同事皆是如此,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人活一世,一定要做點什么,為他人、為自己,一定要過有意義的人生??墒撬钠迌?,我不敢抬頭望,那尊敬的太太,根本無法言語,我們走到她身邊,我只能大力地抱一下她,那么恩愛的一對,終于天上人間,再不能相見。
    上了大巴,身邊的人皆是無言,唯有一位領導嘆息,他輕言道:如果我死了,也能得到你們的眼淚,我這一生,足矣。
    我暗暗地抬了下頭,望向他,他眼角尚有余濕,但眼神里卻滿是向往,仿佛那逝去的人是他,安詳地躺在冰棺里,而我們緩緩地行走在他身側,個個滿眼的淚,那淚水里有感恩,有難過,有思憶,有不舍。不能想,明明一秒鐘前還滿是悲痛,這一霎那卻滿是戲謔的偷笑。
    親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。好好活著。

0

閱讀 收藏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  

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歡迎批評指正

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欧美激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