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

<output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output>
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

<pre id="xhzxl"></pre>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listing id="xhzxl"></listing></delect></p>
<p id="xhzxl"><menuitem id="xhzxl"></menuitem></p>
<p id="xhzxl"></p>
<pre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menuitem id="xhzxl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<pre id="xhzxl"></pre>

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>

<p id="xhzxl"></p>
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>
<output id="xhzxl"><menuitem id="xhzxl"><address id="xhzxl"></address></menuitem></output>

<output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output>
<output id="xhzxl"><menuitem id="xhzxl"><address id="xhzxl"></address></menuitem></output>

<p id="xhzxl"></p>

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>

<pre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xhzxl"></p>

<pre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output></p><pre id="xhzxl"><p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></pre>
<address id="xhzxl"><p id="xhzxl"></p></address>

<pre id="xhzxl"><delect id="xhzxl"></delect></pre>
<pre id="xhzxl"><output id="xhzxl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xhzxl"></p>
薦

左宗棠臨終,突顯哪些“怪象”?(組圖)

2022-03-25 07:32:22
標簽: 文化 抵御外侮 最終設想 同僚不睦 灰飛煙滅

    885年,七月二十七日子時,也就是1885年9月5日子夜,左宗棠在福州去世,享年74歲。臨終,他留下了口授遺囑,其中言辭,感情很深:督師南下,未能張我國威,遺恨平生,不能瞑目……

    當時,猛烈的臺風襲擊福州城,一霎時,暴雨驟降,天地變色。很多敏感的人們覺得,這種特殊情境,屬于左宗棠去世的一大“怪象”。(下圖:左宗棠在內的“晚晴重臣”,傳世書法。)

    其實,總有人能在英年早逝的不幸當中,撈到意料之外的好處,平心而論,左宗棠辭世,最得意者,莫過于另一位權臣——李鴻章。

    李鴻章確實長出了一口氣,畢竟,清廷的政壇就擺在那里,失去了左宗棠的“湘軍”“楚系”軍隊,李鴻章把持的“北洋系”足可一家獨大了。殊不知,一旦喪失了左宗棠的力懟,沒有曾國藩、左宗棠的相互攻訐,所謂“北洋系”勢力,恐怕根本難以壯大。巧得很,十年之后,外敵威逼,內部掣肘,“北洋系”隨即輸在了殘酷的“甲午海戰”上。從此,李鴻章也一蹶不振了。(下圖:李鴻章屬于左宗棠的最大政敵。)

    對一命歸西的左宗棠來說,除去天地變色、暴雨突襲之外,還有另外一大“怪象”,那就是西歐列強,頭腦簡單,并沒有弄清他預設的最后戰術。尤其是法國當局,確實沒有讀懂左宗棠的“最后一策”,這位實權派,最想滅掉的并非“法蘭西”,而是天下獨霸、目中無人的“英格蘭”。所謂“日不落帝國”總以為自己是世間老大了。

    被授予欽差大臣督辦福建軍務,大約兩個月后,左宗棠實地巡視海防,督軍渡臺,全力整軍備戰。他著手足兵足食,提供充足的后勤支持。顯然,他想通過更可行的方式,打好物質基礎,湮滅英國人的霸道行徑。左宗棠認為,發展東南經濟,改善民生自然是重中之重。此外,以機器制糖也成為應對時局的嶄新思路。左宗棠學識豐厚、放眼全球,他已清晰看到了英國人的瘋狂掠奪與倒賣,尤其在中國白糖身上,上下其手。接下來,左宗棠力主開始創辦小型工廠,試制試產優質白糖。與此同時,還專門派人去美國考察,購買了成套的小廠機器,還雇傭了很有生產經驗的洋人技工等等。(下圖:左宗棠視察“福建船政局”。)

    雖同保清廷,左宗棠與李鴻章確實思路不同,心存芥蒂。李鴻章主張“官督商辦”,抵御外敵;左宗棠則崇尚“同民分利”,全面發展。更醒目的一種“怪象”是,兩人政見不同,居然鬧到了彼此反目的對立地步。左宗棠公開鼓動:“惟以官經商,可暫而不可久,如官倡其利,民必羨之……應準承課充商,官本既還,止收歲課……”顯然,政壇上的“對臺戲”未給左宗棠預留充足的行為空間,趕到福州不久,他就去世了,那些政治設想,都變成了可望不可即的畢生遺憾。想必,更長壽的李鴻章,同樣未撈到稱心如意的下場。很快,一度強大的清廷,就灰飛煙滅了。


閱讀(0) 收藏(0) 轉載(0) 舉報/Report
相關閱讀

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歡迎批評指正

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欧美激情